当前位置: 奎山信息门户网 > 教育 > 光脚的真的不怕穿鞋的吗?

光脚的真的不怕穿鞋的吗?

人气:2790    发布时间: 2019-11-02 08:00:03

你脚上有老茧吗?不过,不要害怕他们。新的研究显示,足部老茧——赤脚行走时自然形成的增厚皮肤——已经进化成保护足部,并以鞋子可能无法比拟的方式提供舒适的行走。

你脚上有老茧吗?不要害怕他们。新的研究表明,脚茧作为赤脚行走时自然形成的一种厚皮,可以使我们行走更加舒适,也起到保护脚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鞋子不能达到这种效果。

根据六月在线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与鞋子不同,足部老茧提供保护而不损害灵敏度或步态。相反,鞋子会降低脚部的敏感度,改变冲击力从脚部传递到腿部上方关节的方式。

《自然》杂志6月份在网上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与鞋子不同,脚茧提供的保护不会影响脚的敏感度和步态。相比之下,鞋子降低了脚的敏感度,改变了从脚传递到腿上关节的冲击力。

来自美国、德国和非洲的研究人员强调,他们的发现并没有证明赤脚行走比穿鞋行走更健康。这项研究的核心是关于人类进化。

来自美国、德国和非洲研究机构的专家强调,他们的发现并没有证明赤脚行走比穿鞋更健康。这项研究的核心是人类进化。

然而,研究人员说,事实上我们已经进化成赤脚行走,赤脚行走在机械上不同于穿鞋行走,这可能意味着赤脚行走可以带来某些值得研究的长期健康益处。

然而,研究人员说,人类已经进化到能够赤脚行走,这与穿鞋在身体上是不同的。这一事实可能意味着赤脚行走对健康有长期益处,值得研究。

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教授丹尼尔·利伯曼(daniel lieberman)共同领导了这项研究,他说:“弄清我们的身体是如何进化成功能的,这很有趣。”“赤脚的感官益处可能对健康有影响,但这些需要研究。”

哈佛大学人类进化生物学教授、研究带头人之一丹尼尔·利伯曼(Daniel Lieberman)说:“研究人类功能是如何进化的很有趣。赤脚行走的感官益处可能会促进健康,但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在人类20万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赤脚行走。研究人员说,发现的最古老的鞋可以追溯到大约8000年前,尽管在此之前数万年有凉鞋和鹿皮鞋的间接证据。软垫鞋甚至更近——只有大约300年的历史。

在人类20万年进化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赤脚行走。研究人员说,最早发现的鞋子可以追溯到大约8000年前,尽管在那之前几万年有凉鞋和鹿皮鞋的间接证据。软底鞋最近才出现——它们只有大约300年的历史。

因为老茧是保护脚的进化解决方案,利伯曼的团队开始评估这些构造在保持接地和舒适性方面与鞋子有何不同。他们的研究检查了100多名成年人的足细胞,其中大多数来自肯尼亚。大约一半的受试者大部分时间都是赤脚行走,一半的受试者大多穿鞋子。

由于老茧进化来保护脚,利伯曼的团队开始评估老茧和鞋子在保持鞋底舒适性方面的差异。他们测试了100多名成年人的老茧,其中大多数来自肯尼亚。大约一半的受试者大部分时间赤脚行走,一半的受试者主要穿鞋子。

在赤脚行走者中,老茧的厚度并没有减弱触觉敏感性,也没有减弱脚行走时感觉地面的能力。鞋底有衬垫的鞋子,明显地减弱了这种感觉。

在赤脚的人身上,老茧的厚度不会降低触摸的敏感度,也不会降低走路时脚对地面的感觉,而软底鞋会显著降低这种感觉。

然而,非常厚的老茧不仅仅像鞋垫。胼胝体的厚度可以防止热量或尖锐的物体,提供舒适和安全,就像鞋子可以。但是足部的感觉感受器检测地面差异仍然会向大脑传递信号。

然而,厚厚的老茧并不仅仅起到鞋底的缓冲作用。茧的厚度可以防止高温或尖锐物体,像鞋子一样提供舒适和安全。然而,检测足部地面差异的感觉感受器仍然向大脑发送信号。

这种不受抑制信号——感受地球的感觉——可以帮助赤脚行走者保持平衡,增强肌肉,并在脚和大脑之间建立更强的神经联系。

这种不受抑制的信号,对地面的感知,可以帮助赤脚行走者保持平衡,增强肌肉,并在脚和大脑之间建立更强的神经联系。

德国chemnitz理工大学人类运动教授thomas milani参与了这项研究,他说:“我们建议孩子们赤脚在潮湿的草地上行走,目的是为了刺激传入者(神经向大脑传递)。

该研究的领导者之一,德国切尔姆尼茨理工大学人类运动教授托马斯·米兰尼(Thomas Milaney)说:“我们建议儿童赤脚行走在潮湿的草地上,这可以刺激大脑的传入神经(传递到大脑的神经),有利于发育。”

研究人员还发现,与厚茧个体相比,穿鞋行走减轻了脚步的初始冲击,但最终会向关节传递更多的力。研究人员说,这也可能对膝盖和臀部产生健康影响,这是应该研究的问题。

研究人员还发现,穿鞋可以减少最初对脚的影响,但与结厚茧的人相比,它最终会将更多的力传递到关节。研究人员表示,这也可能对膝盖和臀部的健康产生影响,值得研究。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大学运动学和神经科学教授paul zehr补充说,这项研究的局限性之一是触觉敏感性是在休息时评估的,使用的是一种将振动传入脚底的装置,因此这些结果可能不一定适用于行走。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大学运动生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保罗·泽尔(E.paul zehr)补充说,这项研究的局限性之一是在休息时使用向脚底发出振动的装置来评估触觉敏感性,因此这些结果可能不一定适用于行走。

赤脚行走并不是每个人的最佳主意,尽管它有进化的基础。患有糖尿病和周围神经病变的人可能会伤到脚,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利伯曼的团队希望研究穿薄凉鞋或软皮鞋的实用性,这种鞋与软垫鞋相比,可以提供更多的触觉刺激,但又能防止磨损。

赤脚行走,尽管得到进化理论的支持,但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益。患有糖尿病和周围神经病变的人可能不知道,因为赤脚走路会伤害他们的脚。利伯曼的研究团队希望研究穿薄凉鞋或软皮鞋的实用性,与软底鞋相比,这可能带来很多触觉刺激,但可以提供额外的穿着保护。

编辑:尚贞

实习生:胡·乐思

来源:中国日报微信公众号

加拿大28